阅读历史 |

二十二章 齐聚衡山城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老鸨你过来!”杨星夏顺手接过了枫馨手里的银票,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交给老鸨。:“今天本公子开心,赚了钱别说不照顾自己人,凡是紫夜楼的兄弟每人打赏五十,

伙计侍女小厮每人十两,剩下的钱给大家置办一些好酒好菜,好好款待一下大伙,明白了吗?”

在场的伙计丫鬟全部都欢呼雀跃了起来,就这一笔打赏的银子,够他们两三年才能赚回来,有些甚至是买回来的,只包吃包住没有月钱,平时都是靠大客户们打赏点小钱。

“是,公子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老鸨拿着钱就走,可刚没走几步,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倒了回来,疑惑道:“少爷,那我们紫夜楼的姑娘们,您看?”

“她们啊,钱我就不打赏了,一个个的日进斗金,比本公子赚钱的速度都还要快,而且又简单又没有危险。你给她们安排上豪华酒席,好好款待一下就可以了,其他的就免了!”

“是,少爷。”老鸨这才满意的离开。

杨星夏则带着刘同和枫馨两人来到一处包间里,从怀来又掏出两张一千两的银票。:“别说本公子忘了你们,每人一千两白银,拿着钱该吃吃,该喝喝,该花的花。”

“谢谢少爷。”两人先是对杨星夏进行了一番感谢,这才接过了银票。

刘同拿着钱后就开始傻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至于枫馨,则小心翼翼的把银票藏在自己怀里。和荷包里的碎银分开,避免一不小心掉了。

“现在天色还早,你们自己去休息吧!就不要打扰本公子吃早点了!”杨星夏紧接着就把两人撵走了。

刘同和枫馨两人刚走一会儿,后厨就开始陆续上菜,一壶上好的美酒,也被端了上来。这么多饭菜,反正就自己一个人,杨星夏也不再讲究什么礼仪了,直接是左抓鸡啃,右手的筷子也不慢,时不时的拿着酒壶喝上一口解腻。

这一下花去了五万两白银,哪怕是余矮子,那也是有点心疼的,这些可是他积攒许久的家底。这突然拿出这么多,换谁也不会好受。

不过在感觉到怀中辟邪剑谱的存在后,余矮子又感觉这五万两又花的很值。

等他武功大成之后,这天下之大还怕捞不到钱吗?到时候他青城派的地位也会在江湖上水涨船高,青城派说不定也将会在他手里发扬光大。

远处的街角,一个身着青城派服饰的弟子骑着马快速靠近,直到余沧海近前,这才驭住马跳了下来。

快速从怀中掏出一份请柬,恭敬的递上。:“禀告掌门,这是从门内转来的请柬,邀请您去参加衡山派刘正风的八月十五的金盆洗手大会。”(我记得好像是这个时间,不管对不对,应该相差不大。)

“金盆洗手大会,这刘正风这又是唱的哪出?”余沧海接过了请柬一看,上面写着邀请他这个青城派掌门前去观礼。

八月十五举行,现在是六月下旬,还有一个多月时间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余沧海随即开始安排,先让手下弟子大部分回青城派,剩下的青城四秀带上十几位精英弟子,先一步出发去衡山城,至于他自己则打算先找一个隐蔽之地闭关修炼完整的辟邪剑谱。

以他的速度,全力赶路下,几天时间应该就可以到达衡山城。

这一系列的安排后,其中的侯人英则小心问道。:“师傅,我们就这么走了,余师弟的仇怎么办?”

“报仇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忘,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为师要研究辟邪剑谱,待为师修炼大成后,必亲自手刃那林家小子,为我那苦命孩儿报仇。”余沧海一说起这个,就按压不住心中的恨意,心中暗暗发誓,待功成后,必手刃了那个小子。

见自己师傅都这么说了,他们这些做弟子的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按照余沧海的安排纷纷散去。

余沧海自己找了一个相反的方向,快速的融入人群消失不见。

这福州城辟邪剑谱的风波,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。

当然后面还有一个姗姗来迟的华山掌门岳不群,可惜他来晚了,当他赶到福州城后,在酒店中通过打听,这才得知了辟邪剑法已经先一步被人得手了。

这也是没有办法,劳德若带回消息的速度很慢,这也导致他赶到福州的时候,黄花菜都凉了!

只能在夜里感叹一句。:“真是时也、命也”

福州之行一无所获的岳不群,则快马加鞭的赶往衡山城与弟子们汇合,先参加了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后在做谋算。

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那是真的短,一晃眼就过去了!

一路上游山玩水,到处吃喝玩乐,顺路视察一下紫夜楼的工作情况,好不自在。

直到八月13号这天下午,杨星夏一伙人终于赶到了衡山城。这要是再慢一点,可就要错过一场好戏。

福威镖局的林家父子,早在七月下旬,就已经赶到了衡山城,在紫夜楼交接完后,本打算直接回福州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